永山葉

謹守著我的一方天地

【蘇靖微首】引毒


字數:299

當景琰睜開眼睛的時候,只是一片漆黑。

察覺到床邊似有腳步聲動,他淡淡的開口問道:「成了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梅長蘇的火寒毒深入臟腑,無藥可救,幸而藺晨查閱古籍,找到了幾乎失傳的古法,尋了幾個身強體健的人,為其引毒。

不過,除了引渡毒性的人,還要一個最後承接餘毒的『容器』。景琰不願讓他人承擔中毒的風險,自願承毒。

「毒性不慎侵入眼周的經脈,所以…」

「無妨,小殊…還好吧。」

抬眼看看一旁緊抿著唇的好友,涼涼道:「沒事,死不了。」

藺晨離開後,景琰才側過身,試著坐起來。驟失光明,任何動作,都覺力不從心。

倏地,一雙手將他攬進懷抱。

景琰先是一驚,繼而又在熟悉的氣味中漲紅了眼眶。

「小殊……」

「我在。」

被愛人緊抱著,景琰這才面對內心的不安。

「我瞎了……」

「我在,不管怎麼樣,我都在。」

梅長蘇摟著景琰,在察覺衣襟被濡溼後,更是緊緊的將人揉進懷裡。

「不怕,小殊陪你……」



※※※

不確定有沒有後續。
10月冒出頭的故事,11月才完成。
發文前才發現似乎有點撞梗…
(倒地裝死

【蘇靖微首】甜在心

字數:298
本篇為殊琰場


當景琰睜開眼睛時,滿滿一桌的豐盛美食讓他驚呼出聲。草莓慕思、馬卡龍、乳酪蛋糕,還有綴滿水果的黑森林,每一樣都是他的心頭好。

「小殊,你真好。」

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,林殊寵溺的說:「喜歡就好,今天可是我最重要的寶貝的生日。」

聞言,兩朵紅暈浮上俊臉,景琰拿了個堅果塔啃了起來,一邊吃一邊垂眸承受著林殊深情熾熱的目光。

「小殊,你、你也吃點吧。」

「沒關係,景琰多吃點,我晚點再吃你…唔唔唔…」胡話還沒說完,就讓人直接塞了一塊蛋撻堵住了嘴。

「你、你正經些…」

咬咬嚼嚼,林殊解決完口中的美食後,認真的看著眼前人,緩緩道:「景琰,生日快樂。」

「謝謝…」景琰開心的笑了,繼而又小聲的叨念了一下,「這一桌肯定不便宜吧?下回別破費了……」

林殊掂了掂稍稍消瘦的荷包,再看看心上人甜在心裡的笑臉,樂道:「沒事,我養你。」

愛你,所以養你、吃你,都不成問題。


※※※

為了能餵食少帥,榛子酥下線休息。
重點其實只是『我養你』XD

放飛自我的說一句,
羨羨生日快樂!!!

【蘇靖微首】誘惑

字數:298

當梅長蘇睜開眼睛時,發現自己處於陌生的房間。即使有遇事處變不驚的心態,但眼前的景象,還是讓他愣了一下。

「你醒啦?」

說話的人有張漂亮的臉,穿著華麗的白上衣與緊身長褲,最上頭的的三顆扣子都解了開來,露出線條優美的鎖骨,以及隱約可見的乳/////首,還有長褲包覆住的細瘦長腿……

梅長蘇自問不是個縱/////慾的人,卻不由自主的嚥了嚥口水。

那人像是發現了他的反應,一笑,圓圓的大眼滿是笑意,「喜歡嗎?」

梅長蘇還來不及回答,對方就一股腦兒撲倒他,整個人騎在他腰腹上,男人最敏/////感的部位幾乎貼在一塊。

「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,我就想要你…如何?想試試我的味道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男人跟男人,也是能快活的,怎麼樣?我蕭景琰可不是對誰都獻/////身的…」

面對眼前充滿誘惑的美人,梅長蘇向上挺了挺腰來作為答覆。

勾唇一笑,熱烈的起伏運動正要開始。

※※※

月底更文,蹭一下活動。
字數限制真是甜蜜的折磨…

然後其實琰琰是船長,
很好這篇文就這樣交卷了(喂

【蘇靖】冰淇淋之吻

蘇靖現代AU
書呆子梅×主動琰
其實寫到後面人設都歪了
大家就勉強接受我的OOC吧



江左大學有兩個相當出名的活動景點,據說每個新進的新生都一定會要求學長姐引路一觀。

這兩個名勝分別是兩個人,梅長蘇和蕭景琰。

梅長蘇是個標準的書呆子,上了大學之後不缺課不聯誼不夜唱甚至不跟室友連線打遊戲的那種,書呆子喊久了,大家也就直接叫他蘇呆、蘇呆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越叫越呆,那厚厚的近視眼鏡在他臉上,竟是無違和感的合適。

反觀蕭景琰呢,就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啦,學業成績拔尖,運動方面也是一等一的好,球類活動一般難不倒他;不過,最讓學生們嘖嘖稱奇的,是他那雙仿佛會說話的眼睛,根據幾個蕭景琰的小迷妹的說法,只要盯著他圓亮的純真小鹿眼三秒,就能馬上墜入愛河,五秒,會需要克制自己撲上去的衝動,十秒,喔,沒辦法支撐那麼久,因為你會先因為心律不整而暈厥。

以往兩個景點行蹤不定,常常得跑遍了好幾個學院院區才能得見,現在倒是方便了,只要往圖書館最裡邊的情人座那兒瞅瞅,八成就能發現。你說為什麼?當然是因為兩口子已經在一起啦。

不過今天的圖書館,倒是沒看見天天虐狗的那對有情人啊……



小車車讓我們外鏈吧😎



※※※

踩著月更的底線。
然後,繼續消失修仙去。
有緣我們下個月見…
(倒)

【蘇靖】黎舵主升職記

設定琰帝傳位後與宗主隱居廊州,
火寒毒已解,蘇靖負責甜蜜膩歪就好。
人物OOC有,撒嬌琰賴皮蘇出沒請避雷


今天,風光正好,前些日子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,終於放晴了,看著外頭的太陽,大夥兒的臉上也都跟著露出燦爛的笑臉。

不過,似乎有一個人不是這樣……

「唉…」

看著黎綱不知道嘆了第幾口氣,甄平終於忍不住出聲:「你這是怎麼了?這裡唉聲歎氣,今兒天氣這麼好,沒事你乾脆到廊上去曬曬太陽,把你那陰鬱的摸樣給消消……」

聞言,黎綱只是更加頹喪的趴在桌子上,「甄平,你不明白,我怕是不能留在江左盟了…」

「啊!?」甄平一驚,黎綱說什麼也是盟內的分舵主,更是宗主極為倚仗的左右手,怎麼會不能留下呢?

「唉…我今後該何去何從……」

「說什麼呢!誰敢趕你走?」

黎綱沒有回話,只是轉頭撇了撇主屋。

呃,言下之意是指宗主嗎……甄平愣了一下,急忙安慰:「怎麼可能!?宗主不會沒事攆走人的,沒事、沒事…」

「怎麼會沒事,你忘了那天我……」

「……你是指七公子那事?」

黎綱哀怨的點了點頭。

甄平伸手拍拍他,笑了笑,「別擔心,咱們宗主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。」

「……你確定?」

「呃……」甄平突然愣住了,想起過往的事情,但凡牽扯到那位的,宗主好像都…嗯…特別小心眼…真糟……

「一會兒宗主還讓我到主院的前廳去見他,我看我還是先準備收拾行李好了。」

「黎綱,你…你保重……」



***



其實這事說大不大,就是有人的心尖尖不慎受了點小傷,心疼得不行,然後始作俑者正繃緊了皮等待最後宣判這樣。

是吧,其實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大事。

——嗯,扣除梅長蘇本人的想法的話。

蕭景琰為人拘謹,即使最近幾日天氣炎熱潮濕,他還是一身正裝,穿戴整齊不紊,不若梅長蘇,在不需處理盟務見客的日子,大多是簡單的裡衣和外衫就輕鬆隨性過一天。

於是,蕭景琰有點熱著了。

梅長蘇這可急了,特別是看到景琰有些懨懨的,提不起精神,也吃不下飯的模樣,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還好吉嬸想到了方法。煮上一鍋綠豆湯,讓蕭景琰和盟裡的眾人都喝上一碗,消消暑。吉嬸說了,這解暑用的綠豆湯,不能熬太久,就一刻鐘,只飲湯水,不吃綠豆,而且還得趁熱喝下,才有最佳療效。

於是,午膳後,吉嬸便端出了一鍋熱騰騰的綠豆湯。黎綱就是在這時候多事的要來給吉嬸打下手,第一碗熱湯該先遞給誰喝這不是很明顯嗎?

不過,他錯估了蕭景琰中暑的症狀——全身無力,沒等對方接穩便鬆了手,滾燙的湯水就這麼翻灑在修長的漂亮手指上。

「呃…!」

「景琰!」

「啊!七公子!」

痛呼與驚呼聲此起彼落,忙亂間只看見蕭景琰蹙緊眉首,梅長蘇則是緊張的查看發紅的雙手。

吉嬸趕忙喊著:「先沖水!宗主,先給公子的手沖涼水!」

梅長蘇聞聲才稍稍冷靜下來,也沒管蕭景琰傷的是手不是腳,就將人攔腰抱起,往後院的水井奔去,甄平見狀也連忙跟上,給自家宗主打水去。

廳裡的人也因此而散了,就留下黎綱和吉嬸兩個大眼瞪小眼。

「吉嬸,我…我這……」

吉嬸上前拍了拍他,「別擔心,公子的手得先降溫,你抓緊時間去請晏大夫來吧,有他在,宗主也會放心點的。」

黎綱點點頭。自梅長蘇火寒毒治癒後,晏大夫便搬出了江左盟總部,在廊州自個兒開了間醫館——而且是相當有個性的醫館,以晏大夫自個兒的說法,看不順眼的,他一概不醫。

黎綱一面向著醫館前進,一面祈禱蕭景琰能合晏大夫的眼緣啊……



***



在傷處不斷的沖泡冷水之後,蕭景琰的雙手除了仍舊泛紅之外,倒是沒有起水泡。晏大夫也說了,沖水沖的及時,傷害才能降到最低。

梅長蘇也算是把懸著的一顆心給放下了。

「雖然處理得當,但……」晏大夫一邊給蕭景琰的患處包紮,一邊看著梅長蘇擠眉弄眼又意有所指的表情,輕咳了咳,「咳嗯,還是得特別注意,上了藥不能碰水,公子若是有什麼需要,就喚人幫忙吧。」

還不待蕭景琰反應,梅長蘇就在一旁連連點頭稱是。

倒是甄平似乎有所感應,眼神在梅長蘇與蕭景琰之間來回巡視,相當自覺的但笑不語。

為了感謝晏大夫前來治傷,梅長蘇自然是要親自送客。兩人相偕走到了大門口,一路上大多是梅長蘇不住的感謝和吹捧,聽得晏大夫嘴角的鬍子都跟著上揚了許多。末了,晏大夫回身正對著他,終是忍不住說了……

「你啊,別把人欺負得太過,不要仗著身子好些了就……」

「是是是,多謝晏大夫,長蘇明白。」梅長蘇向來最怕他的嘮叨,於是趕忙把人給送出門。

晏大夫搖搖頭,一邊在嘴裡叨念著,踏上返回醫館的路。



***


莫名被迫外鏈😢



※※※

踩著邊線說一聲,
凱凱生日快樂🎂
願你幸福喜樂,願望實現。

【殊琰】強.愛

殊琰現代AU
暴走殊出沒請注意
強///上情節有,敬請避雷
OOC是標準配備





月光下,匆忙的腳步聲與急促的喘息,在寂靜的夜裡,顯得格外清晰。然後,就看見一道略顯細瘦的身影,旋身跑進了轉角一間五層樓高的獨立公寓。

蕭景琰急忙的壓開了電梯門,按下三樓按鍵,然後似是安撫自己的抬手按上胸口,急促的喘著氣。出了電梯,轉向自己的家門口,他趕緊掏出鑰匙準備開門,卻在門鎖開啟的時候,一隻大手拍在了門板上。

!!

「景琰,跑什麼呢?」

蕭景琰一驚,還不及反應,眼前的男人就一手打開大門,一手拽著他進屋了。

俐落的鎖門、點燈後,男人臉上依然掛著淺淺的笑意,只是,蕭景琰的身子卻不由自主的顫抖著。

「小殊,你、你怎麼上來的……」

「當然是從安全梯追著你來的,」林殊將蕭景琰控制在他與大門門板之間的距離,眼裡散發出微微慍怒的光,「景琰,我說了,我喜歡你,你怎麼沒辦法理解呢?」

蕭景琰將手抵在林殊厚實的胸膛上,試圖推拒對方的接近,「小殊,我們都是男子,更、更何況,我還是你的表哥……」

「所以呢?」

「……」

「景琰,我覺得很生氣…」林殊伸手碰了碰蕭景琰的臉,嘴角笑意不減,眼裡的怒意卻更盛,「既然我怎麼說你都不明白,那就只好用做的了。」

「做…做什麼……」

湊近蕭景琰耳邊,林殊先在圓潤的耳垂上輕咬了一口,才慢條斯理的說:「做///愛啊。」


***


小殊要做的事只能外鏈😎



※※※

厚著臉皮蹭一下蘇靖夏令營的活動。
挑戰組,關鍵字:遊戲、腦洞。
不適當我再移除tag……

踩著邊線的月更,
下一回,咱們八月底見(喂

【殊琰】關於初吻那件事

現代AU,沒頭沒尾的段子,
設定林殊比景琰『年長』兩歲,
OOC依然是標準配備





林殊和蕭景琰在一起了。

是的,兩個高中生。身為竹馬兼鄰居外加學長的林殊,非常理所當然的將從小呵護到大的蕭景琰收歸已有。

終於可以杜絕那些看著景琰發呆流口水的路人甲乙丙了!林殊忿忿的想著。然而他忘了,自己也常常盯著景琰出神。

兩個人互表心意之後,互動上好像也沒什麼不同。因為摸摸手、搭搭肩或是摟摟腰這類的親密動作,林殊平時就常常這麼吃豆腐了,根本沒打算等到正式交往之後才下手…呃,不是,我是說他們兩個人的關係特別好,有點肢體上的接觸也是很正常的。

所以,算上兩個人還是高中生這半大不小的年紀,再扣除那些兒童不宜的限///制級妄想之外,如果還想要再更進一步的話……

林殊的手不自覺的撫上雙唇。

嗯,就決定是First Kiss了!




***




說到初吻,總是充滿期待與幻想的。對於這樣一件神聖的事,林殊也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還特地上網查了接吻的十大注意事項。

只可惜,蕭景琰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老是沒辦法正確接收到他渴望又飽含愛意的眼神。

說說第一次吧,林殊趁著放學後,把蕭景琰拉到體育館後方的小空地,那附近人少,下課後更是沒什麼人會經過。

當他睜大雙眼、深情款款的執起蕭景琰的手,打算把昨夜寫好的三百字告白給默背出來的時候,蕭景琰似乎看出了他的緊張……

「小殊,別怕。」

林殊突然睜大了眼,一顆心砰咚砰咚的直跳。

「早上的測驗不及格嗎?我陪你回去跟溱瀠阿姨說說,沒事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蕭景琰,你就不能想我點好的!?

再後來那些刷牙摸臉側頭閉眼的小伎倆,自然是在蕭景琰的不解風情之下,全都被秒成渣渣了。



***




蕭景琰和林殊兩個人今天說好一起溫書,就約在蕭景琰家中。林靜給兩個孩子備好了點心茶水就出門採買去了,林殊今天會留下吃晚餐,她可得好好煮幾道拿手菜。

「唉…」

蕭景琰才剛翻開書,就看到林殊整個人沒精打采的攤在桌上,他有些疑惑,也有些心疼,小殊最近都懨懨的,心情好像不大好……

他咬咬唇,像是下定決心般深吸一口氣。然後,略略起身,歪過頭在林殊的唇上迅速印下一個吻,又馬上退開。

!?

林殊愣住了。

剛剛…景琰…吻、吻他是嗎……

「景琰?」

完成『創舉』的蕭景琰,低著頭吶吶的回了句:「什、什麼事……」

林殊坐直身子,用最正經的口吻發問:「可以再一次嗎?」

只見蕭景琰滿臉通紅的點了點頭。

然後,林殊終於得償所望,抱緊了心尖上的人,就著那張誘///人的小嘴,從裡到外親了個遍。




***




「景琰,這是你的初吻嗎…」林殊心滿意足的舔舔唇,手上依然抱著蕭景琰不肯放開。

「……」蕭景琰連耳根都紅了,不打算搭理他。

不過林殊還是繼續自顧自的說,「肯定是的吧,你從小跟我在一塊,別說讓別人偷親你了,就是接近你一公尺我都不給放行的。」

「…不是。」

「啊?那…我知道了,一定是景琰小時候太可愛,靜姨忍不住就親了你好幾下對吧?」

蕭景琰搖搖頭。

「……難道是蕭爸?」

蕭景琰依舊搖搖頭。

林殊有點慌,說話的速度不自覺快了起來,「那是誰?大姑媽、二姨丈、三舅公還是四嬸婆?是誰是誰是誰!」是誰搶在小爺我之前,就奪了景琰的吻!!

蕭景琰還是搖搖頭,然後,緩緩開口:「母親說,我滿月那天,家裡來了很多客人……」

「什麼!?你才是個滿月的寶寶他就出手了!這這這……」禽///獸啊!

蕭景琰聞言忍不住笑了,含笑帶著星光的雙眸讓林殊有點走神。

「那天大家用過滿月的油飯和麻油雞湯之後,爭著要來看寶寶,嗯,就是我。結果突然冒出一個娃兒,直竄到跟前,張大眼睛看看我,就……」蕭景琰頓了頓,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不自在,「呃…整個人往我身上湊,隨後就吧唧一口親上來了。」

「然後呢?」

蕭景琰好笑的看著林殊,沒好氣道:「還能有什麼然後,我只是個寶寶,當然是哭啦。那個闖禍的娃兒也馬上讓人揪著耳朵拉走了。」

「哪家的孩子這麼不懂事不討喜啊…」林殊想起嬰兒時期的景琰,那絕對是又小又軟又可愛的啊!難怪會有小色狼覬覦!欸,世風日下啊!

「林殊。」

「嗯?」

「……聽不懂就算了。」

「啊?」

「……」蕭景琰紅著臉掙開林殊的懷抱,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「說好要複習功課的,你、你也趕快把書拿出來吧……」

「喔…」




***




隔日,林殊纏著自家娘親問個沒完。

「母親大人啊,靜姨家給景琰辦滿月酒那天,是哪個不長眼的小渾蛋親了小景琰一口啊?」

蕭溱瀠一邊整理著早餐後的餐桌,一邊撇眼看了看兒子,淡淡回道: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我怎麼會記得呢…」

林殊急了,不迭追問著:「得記得,肯定得記得啊!母親,這對我來說很重要的。」

「你是說那個看了景琰一眼,就啥都不顧的親上去的死小孩?」

「嗯!」

「還外加在人家臉上又親又啃的小壞蛋?」

「是!」林殊微怔,這娃兒真是太過份了…

「…真想知道?」

「當然!」

蕭溱瀠神秘一笑,朝林殊勾了勾手指。急於求解的林殊自然是馬上湊了過去,然後,意外他收穫了一枚彈指神功。

「噢!」林殊撫著額角嚎叫,「母親你怎麼打人啊……」

「那個人就是你啊。」

「…是我?」

蕭溱瀠看著兒子發愣的模樣,沒忍住又伸手彈了一下,「是,就是你。不過才兩歲,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力氣,硬扒著景琰不放,害人家哭得整張臉都紅了…」

一邊還在叨念著,卻發現林殊根本沒在聽,還睜著眼傻笑,她搖搖頭,將手邊整理好的碗筷收到水槽裡清洗。




哎呀,原來是我啊!小林殊,做得好!

林殊心裡豁然開朗。看吧,景琰從小就是他一個人霸佔著的,誰都別想搶,什麼初吻初戀初///夜的,頭香都是我!

今天的林殊小霸王,依然滿溢著對蕭景琰的深深愛戀。嗯,非常完美。


※※※

踩著底線的月更(喂
一邊揉著琰琰的小翹///臀,
一邊在內心哀號我想開車/////


【蘇靖/流靖】同憶

蘇靖回憶向,流靖溫馨風(?)
突發的段子,正格的清水
時間線接續電視劇,OOC是標準配備





登基已過三載。

距離那人故去,也已經三年。而自己的心,也在那場戰役之後,隨著你倒下的身軀,一起埋葬了。

不能同生,但求共死,可是我身後還有家國、還有責任,所以,只能呈上我的心,陪你,在白雪紛飛的北境梅嶺……




***




又是二月初六,林殊的冥壽。

今兒早早下了朝,蕭景琰便換上自己還是親王時所穿的常服,拎上個食盒,對高湛和列戰英分別交代了些事情,就獨自前往林氏宗祠了。

每年的這一日,他都會到這個地方,安靜的坐上半天,也唯有這一日,他才能允許自己稍稍的放縱,讓那份幾乎滲入骨血的情意,能夠得到釋放。

『小殊,我想你了。』

幸好,這份思念,還有個伴能說說。

轉進屋,蕭景琰方踏過門檻,房樑上的藍色身影便竄了下來。

「水牛!」

只是一聲舊時的暱稱,卻能讓人泛起酸澀的笑意。




***




回想起第一次和飛流在這裡碰面的情景,蕭景琰不免有些難為情。

那時候,剛接獲了北境大勝的消息,自然,也知曉不管是梅長蘇,抑或林殊,都不會再回來的事實……可是,先皇殯天,身為太子他不只要操辦後續喪葬事宜,還要準備登基,成為一國之君。

過度的忙碌,讓他連悲傷難過的時間都沒有。

一直到某個夜裡,蕭景琰覺得自己再也扛不住了,他斥退宮人,連列戰英都不讓跟著,自己悠悠蕩蕩的走著,然後,來到了這裡。

懷抱著林殊的牌位,愣愣的坐著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外頭的天已透出些微亮光。然後,一隻手抹去了他眼角瑩潤的濕意,蕭景琰才回過神來。

定睛一看,啊,是飛流。

眼前人笑了笑,朝他張開手,掌心是一顆黃澄澄的橘子。

蕭景琰有些詫異,畢竟林殊離逝之後,江左盟撤回廊州,很多故人都不曾再見了。

只是,飛流的下一句話,卻讓他淚流滿面。


『水牛,別怕。』


大梁的子民敬他為天子,上朝的臣子尊他是皇帝,母妃在人前稱他陛下,只有私底下偶爾喚他景琰。

水牛。

喜歡這麼揶揄他的人,已經不在了。

所幸,還有一個飛流,一個至純至善又至真的孩子。

那一日,天方微亮,平日端坐龍椅的帝王,在舊人面前,哭得像個孩子。





***




蕭景琰打開食盒,和飛流並肩坐下,飛流一看見精製的小點心,眼睛都亮了,一口接一口的吃個不停。看他這樣,蕭景琰無法控制的揚起嘴角,突然之間明白,小殊為什麼會這麼疼愛這個孩子。

「飛流,慢慢吃,當心噎著。」

飛流轉頭對他笑了笑,笑得露出了一排白牙,然後,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伸手從懷裡拽出一顆橘子。

「水牛,給。」

蕭景琰接過飛流每回都給他準備的小禮物,打趣問道:「這回只從琅琊山順了一顆呀?」

「鴿子,小氣!」

「宮裡也有許多進貢的柑橘,下回我拿一些來,飛流可以在回去的路上吃,別為了這事兒和藺閣主鬧脾氣。」

飛流聞言先是點點頭,然後又迅速搖搖頭,看得咱們耿直的皇帝陛下一頭霧水。

「帶橘子,好。」抬手,指著蕭景琰手上那顆,「給水牛的,得拿。」

蕭景琰無奈一笑,對於飛流的固執,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。

「嗯,知道飛流對水牛好……」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固執的關係。初見那天,看見蕭景琰痛哭的模樣,飛流突地急了,手忙腳亂的給他擦眼淚,又急急忙忙的剝開了橘子,塞了一片進他嘴裡。

雖然心裡還是難受,但橘瓣香甜多汁的味道在口中散開,加上飛流皺眉擔憂的神情,還是讓蕭景琰緩了下來,破涕為笑。

那之後,只要飛流來了金陵,肯定都會塞給他一顆最新鮮的橘子。除卻林殊的生日,飛流也常常來,有時在宗祠碰頭,有時直接躍進宮牆,特別是橘子盛產的冬天,儘管天氣寒冷,他總是會給蕭景琰捎帶上一點,然後兩個人相偕坐著,待上一天。

食盒裡的點心已經讓飛流吃得差不多了,蕭景琰便剝起橘子,要和飛流一人一半。兩個人一邊吃橘子,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,蕭景琰會問問沿路有什麼趣事、藺閣主身體可好之類的,而飛流則是關心下回的食盒裡會放些什麼,偶爾還會要蕭景琰給他說故事。

橘子剩下最後一片。

「飛流吃吧。」

「水牛吃。」

「那……我們一樣…一人一半?」

飛流歪頭想了想,點頭說好,卻將最後一片橘子丟進嘴裡,然後,扯過蕭景琰的衣襟,將自己的雙唇印了上去。

「唔…!!」

被吻的突然,蕭景琰下意識就要推拒,飛流卻用另一隻手抵住他的頭,加深了這個親吻。

飛流的吻毫無技巧可言。但是,直率、霸道,充滿熱情。

一直到傳遞完軟爛的橘肉,飛流才放鬆對蕭景琰的鉗制。

蕭景琰滿臉通紅,氣還喘不勻,只能斷斷續續問著:「飛、飛流,你…你的一人一半…是、是從哪兒學來的……」

「鴿子。」

「啊?」

「鴿子,璞璞,一人一半。」

「……」這下蕭景琰聽懂了,敢情是藺閣主和心上人…呃…親、親熱的時候,不小心讓飛流偷瞧了去…他正想開口糾正飛流……

「鴿子喜歡璞璞,」飛流加重了抱住蕭景琰的力道,「飛流喜歡水牛。」

看著飛流認真的模樣,蕭景琰反倒說不出反駁的話,只能輕輕一笑,任由飛流溫暖的懷抱將他包圍。

前路迢迢,思念遙遙,如果能有彼此作陪,或許,便能不再孤單吧。







夜裡,蕭景琰雙手合十,喃喃自語 。

吶,小殊,有件事情告訴你,今天,一個可愛的孩子偷親了我一下,就親了一下而已,你會生氣嗎?

生氣的話,今晚入夢罵罵我吧。

小殊,我想你。



※※※

同樣不談人生不聊三觀,
三次元強力壓榨中,
更新只會更加緩慢(倒地

謝謝你總是美好的存在著,
治癒我若有若無的大小傷痛。
喜歡在最疲累無力的時刻,
聽你唱歌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蘇靖/殊琰】Pretend

蘇靖/殊琰現代AU,凱凱黑西裝延伸梗,
三觀略歪斜,人物OOC,
所有的不合理都是我的鍋我背(倒







蕭景琰今天心情不太美麗。

蕭家歷代經商,為了能夠在商界混得風生水起,與黑白兩道都得保持良好關係。今天是江左盟宗主梅長蘇的生日,蕭家老爺子自然得派人前往祝賀。

江左盟不愧是第一大黑幫,有地下警察之稱的他們,為宗主慶生的排場自然也不小,蕭景琰環顧四周,不意外的看到許多有頭有臉的知名人士,他撇撇嘴,對於與權貴攀談攀關係沒興趣,可以的話,他只想趕快離開,今天也是小殊的生日……

蕭景琰和林殊是戀人這件事,在蕭林兩家算是公開的秘密。兩人從小一起長大,成天膩在一塊,後來也就順理成章的變成一對,對此雙方的長輩倒是沒太驚訝。

按照林殊的父親林燮的說法,他家那個渾小子,整日整日的跟景琰形影不離,可謂是司馬昭之心啊,就是景琰自己開竅慢,兩個人愣是多耗了好些年。

蕭景琰的老爸蕭選不以為然,我們家小琰那是矜持好嗎?別以為誰都跟林殊一個樣,看見意中人就一個勁的散發費洛蒙,嘖!

一旁,蕭景琰的大哥有些無言。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他們都是男子嗎…不過這樣的小小內心戲,還是比不上寶貝弟弟讓人拐走的打擊來得大。

蕭景琰微微嘆了口氣,對於拒絕小殊的生日邀約這件事情,他實在是萬分愧疚,兩個人早在一個月前就約好了要一起過,可是偏偏兩日前蕭氏企業出了點事,哥哥們全都臨時出差去處理,自家老爸又是只掛名不管事的,出席江左盟宴會這件差事,終歸落到自己頭上。

唉,想到小殊那時候失望的表情,蕭景琰感覺自己的心口隱隱泛疼。一會兒抓準時間早點離席,帶個又大又好吃的蛋糕去找小殊吧!

蕭景琰兀自愉快的想著,全然沒有注意到角落裡有個人,正居心叵測的盯著他……


***


從蕭景琰一進門,梅長蘇就注意到他了。那麼漂亮的一個人,走到哪兒都引人注目…黑色的合身西裝,適切的包裹住纖瘦的身形,外套的下襬不算太長,恰恰將豐滿圓潤的臀部完整的呈現出來,連接而下的兩條細長雙腿,更是筆直的讓人莫名心癢。

梅長蘇獨自坐在牆角邊的座位,那裡光線不夠充足,再加上總有客人與侍應生來來去去,正好給他提供了最佳掩護,讓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欣賞立於廳中的美人,就像獵豹抓捕獵物之前,需得隱蔽在草叢裡,然後,一邊小心觀察,一邊耐心等候出手的時機,對於目標,必得一擊即中。

「甄平,等會兒一樣讓黎綱代我上場就行,我有事,不出席晚宴了。」

「是,宗主。」

江左盟的安全機制相當完善,一般都是由黎綱等幾個主要幹部在負責對外公關交涉等事宜,梅長蘇本人幾乎不太露面,也讓江湖上對這位梅宗主的真面目充滿好奇。

勾起唇角一笑,梅長蘇攔住了經過的侍應生,拿過他手上的托盤和酒,整了整衣裝,悠閒愜意的朝著蕭景琰的方向走去。

「先生,喝點東西嗎?」

聞聲,蕭景琰抬起頭,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這位疑似是侍應生的男子。顯然細心打理過的髮型、高級訂製西服,還有手腕上看來價值不斐的手錶,在在顯示對方的身份高貴。

「你看上去不像是個侍應生。」說是這麼說,他來了一會兒,確實有點口渴,於是還是拿起了托盤上的高腳酒杯,「這是…」

「以蜂蜜酒為基底所調製的雞尾酒。」

蕭景琰猶豫了一下,他的酒量不好,幾乎可以說是一杯倒,但是現下的情況好像又不能只要杯白水……他將杯子舉起嗅了嗅,發現完全沒有酒味,應該…沒問題吧?

看著蕭景琰緩緩喝下那杯雞尾酒,梅長蘇嘴角的笑意更甚,他將托盤放下,逼近臉頰已浮起微微紅暈的人。

「別喝太急,這杯酒雖然香甜順口,但是後座力頗強,酒量不好的人,可別輕易嘗試……」

「什、什麼!?」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酒太烈,蕭景琰瞬間就有了暈眩的感覺,他甩甩頭,迷濛間才終於看出眼前人不懷好意的眼神,他和林殊相愛多年,自然明白那樣的熾烈代表什麼。

不行…他得走…馬上……

無奈酒精迅速麻痺了感官與反應,他越是想跨出步伐,就越是在原地搖晃。

然後,一雙大手將他整個人攬入了溫暖厚實的懷抱。

「沒事,我的朋友好像有些醉了,我帶他到樓上房間休息一下。嗯…沒關係,我抱得動他,謝謝。」

不,放、放開……

僅存的意識,終於還是不敵無邊黑暗。


***

(以下開放雙版本結局
    請點選自己喜歡的鏈接繼續看下去~)

想看〖琰琰嚶嚶嚶的哭泣〗😢

想看〖琰琰啊啊啊的撩梅〗😎

※※※

如果有小天使兩個版本都看了,
歡迎評論告訴我你喜歡哪一個😘